首页 > 正文
江苏治癫痫病医院排名,南京有癫痫患者治疗好的,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正规

杭州治癫痫病有偏方吗,浙江怎样才能治好癫痫病,杭州小儿癫痫能治好吗吗,安徽癫痫治疗要花多少钱,上海治疗癫痫病的偏方,安徽治疗癫痫病新技术,江西有名的癫痫病专家,江苏哪家的医院治疗癫痫好,江西癫痫治疗要花多少费用,南京治疗癫痫病的疗法

  原标题:抢劫疑犯两度蒙头欲跳楼

男子(圈中)蹲坐在天台围墙上,身后距离地面六七十米。通讯员邱素婷、唐婷摄

  大洋网讯 “我家人都不理我”“在外面欠了那么多外债,死了一了百了”,前日,在南山区某小区25楼的天台,一名男子入室抢劫并用刀划伤事主后,在警方的围追堵截之下爬上楼顶意欲轻生。

  两个小时中,谈判数次陷入僵局,嫌犯更是两次蒙头准备跳楼。在现场,南山公安分局第一副局长张欣之凭借多年的谈判经验,转换谈判策略扭转局势,用近一个小时终将嫌犯劝下。昨天,张欣之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惊险场面。

  

  前天下午近6时,正在南山分局办公室值班的张欣之接到警情上报称,南山某小区一居民楼25楼的楼顶,一名男子想要跳楼,当时该男子情绪十分激动,并且抗拒与民警的对话,谈判陷入僵局。

  张欣之有十年的实战谈判经验,18时30分,到达现场的他立刻意识到这个男子的情况不对劲。张欣之先观察了现场周围的状况,男子站在三米高的天台围墙上,身后距离地面六七十米,如果体力不支或一个慌神,跌下去就是粉身碎骨。这也使得强攻拉下男子的想法落空。

  现场气氛十分凝重,男子坐在墙上不说话,民警扔了几根烟给他,他就默默抽着烟,依然抗拒与民警的对话。

  张欣之马上向在场民警了解男子的情况。原来,当日下午4时许,这名男子从窗户进入24楼一居民家里盗窃,没想到被事主发现,该男子掏出刀将女事主划伤后逃跑。在现场拉网式搜寻和调取小区各进出口监控进行视频排查后,民警发现嫌疑人躲在小区25楼住户的阳台内。当发现自己插翅难逃,男子顺着煤气管道攀爬至25楼外墙,扬言要“跳楼”。

  

  “别过来,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!”男子在墙上大声嘶吼,这时是17时10分。

  接下来的一小时里,南山派出所重案队队长李刚等人开始劝说男子,“你进人家家里,也没抢到什么钱,关几天就出来了,下来吧”。几番对话之后,男子的情绪开始稳定,不过话也少了,现场进入僵持状态。

  18时30分,张欣之到达现场,了解大概情况后,他先试图和男子聊天,但男子还是沉默,15分钟过去了,张欣之开始转换策略,向男子打亲情牌。“我给你家人打个电话你再跳,你看行不行?”这时男子突然站了起来。

  他拿起作案时准备的面罩,开始蒙头。当警察20多年,经历过三四次自杀谈判的张欣之感到男子是铁了心要跳楼。看到男子真的动了轻生的念头,在场的民警赶紧说:“再等一下,你以后的人生还有的是机会。”接着,民警丢根烟过去,男子遂冷静了下来再次坐下。

  

  这根烟给谈判带来了转机。在问到家人的时候,男子说:“我家里人都不理我。”趁着他抽烟的一两分钟,张欣之再次转变策略,开始鼓励他,“有哪个父母不心疼孩子的”。他把男子的家庭牵进话语里,双方沟通的基础终于打下。

  谈判进入第二阶段,男子又站起来说:“我还有几十万的外债,我这一跳等于就全没事了。”男子再次把头蒙上,脚步开始挪向墙外侧。

  “你一跳账没了,你的家人怎么办?”张欣之接着说,“你跳了,债主会不会逼你父母还钱。”这一句话说到了男子的痛处。

  “我给债主的地址是假的,他们找不到。”

  “债主找不到,但我们警察能找到你的身份,我就通知你家属来处理你的后事,债主听了就能找到你父母。”

  “你就不能不通知我家人。”

  “只要你下来,我百分百保证不通知你家属。”

  几番转换策略,19时25分,这句激将的话终于一锤定音,男子考虑再三后,扶着墙边落地。后经审讯,嫌疑人王某骏(男,27岁)如实交代了其入室抢劫的犯罪事实。

  谈判对话摘录

  “只要你下来,我百分百保证不通知你家属”

  谈判进入第二阶段。

  男子又站起来说:“我还有几十万的外债,我这一跳等于就全没事了。”

  “你一跳你的账没了,你的家人怎么办”,张欣之接着说,“你跳了,债主会不会逼你父母还钱。”

  “我给债主的地址是假的,他们找不到。”

  “债主找不到,但我们警察能找到你的身份,我就通知你家属来处理你的后事,债主听了就能找到你父母。”

  “你就不能不通知我家人。”

  “只要你下来,我百分百保证不通知你家属。”

  

  

  昨天,张欣之在跟广州日报记者讲述谈判的经过时,仍心有余悸。两次蒙头、沉默不语,张欣之根据多年的谈判经验,深知男子并不是在“作秀”。

  2007年3月,深圳市公安局曾组织过谈判训练课,由有着“反劫制暴战术谈判中国第一人”称号的高峰亲自来上课。张欣之当时任特警支队副支队长,学习课程后,他在支队组建了一个谈判小组,谈判组成立一个星期,就在福田一个楼顶“谈”下来一个轻生者。

  张欣之表示,谈判之前首先要确定一些情况,要评估当事人的情况,是作秀还是真的要玩命。像王某骏这样的情况,张欣之推断他不是在开玩笑,高空入室抢劫作案本身就有高风险,王某骏作案前还准备道具和面罩,显然知道自己作案的后果,再加上身负巨额外债,困兽状的王某骏应该动过轻生的想法。

  “理论上讲谈判前要了解案情,了解当事人的背景、家庭情况等等,但实际根本来不及。”张欣之说,最重要的还是要随机应变,亲情牌不管用,就要及时转换策略。“真到那一刻不管他是谁,只要是一条生命,就应该尽最大努力去挽留。”张欣之说,这也是书上说的“生命至上原则”。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抢劫疑犯两度蒙头欲跳楼

男子(圈中)蹲坐在天台围墙上,身后距离地面六七十米。通讯员邱素婷、唐婷摄

  大洋网讯 “我家人都不理我”“在外面欠了那么多外债,死了一了百了”,前日,在南山区某小区25楼的天台,一名男子入室抢劫并用刀划伤事主后,在警方的围追堵截之下爬上楼顶意欲轻生。

  两个小时中,谈判数次陷入僵局,嫌犯更是两次蒙头准备跳楼。在现场,南山公安分局第一副局长张欣之凭借多年的谈判经验,转换谈判策略扭转局势,用近一个小时终将嫌犯劝下。昨天,张欣之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惊险场面。

  

  前天下午近6时,正在南山分局办公室值班的张欣之接到警情上报称,南山某小区一居民楼25楼的楼顶,一名男子想要跳楼,当时该男子情绪十分激动,并且抗拒与民警的对话,谈判陷入僵局。

  张欣之有十年的实战谈判经验,18时30分,到达现场的他立刻意识到这个男子的情况不对劲。张欣之先观察了现场周围的状况,男子站在三米高的天台围墙上,身后距离地面六七十米,如果体力不支或一个慌神,跌下去就是粉身碎骨。这也使得强攻拉下男子的想法落空。

  现场气氛十分凝重,男子坐在墙上不说话,民警扔了几根烟给他,他就默默抽着烟,依然抗拒与民警的对话。

  张欣之马上向在场民警了解男子的情况。原来,当日下午4时许,这名男子从窗户进入24楼一居民家里盗窃,没想到被事主发现,该男子掏出刀将女事主划伤后逃跑。在现场拉网式搜寻和调取小区各进出口监控进行视频排查后,民警发现嫌疑人躲在小区25楼住户的阳台内。当发现自己插翅难逃,男子顺着煤气管道攀爬至25楼外墙,扬言要“跳楼”。

  

  “别过来,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!”男子在墙上大声嘶吼,这时是17时10分。

  接下来的一小时里,南山派出所重案队队长李刚等人开始劝说男子,“你进人家家里,也没抢到什么钱,关几天就出来了,下来吧”。几番对话之后,男子的情绪开始稳定,不过话也少了,现场进入僵持状态。

  18时30分,张欣之到达现场,了解大概情况后,他先试图和男子聊天,但男子还是沉默,15分钟过去了,张欣之开始转换策略,向男子打亲情牌。“我给你家人打个电话你再跳,你看行不行?”这时男子突然站了起来。

  他拿起作案时准备的面罩,开始蒙头。当警察20多年,经历过三四次自杀谈判的张欣之感到男子是铁了心要跳楼。看到男子真的动了轻生的念头,在场的民警赶紧说:“再等一下,你以后的人生还有的是机会。”接着,民警丢根烟过去,男子遂冷静了下来再次坐下。

  

  这根烟给谈判带来了转机。在问到家人的时候,男子说:“我家里人都不理我。”趁着他抽烟的一两分钟,张欣之再次转变策略,开始鼓励他,“有哪个父母不心疼孩子的”。他把男子的家庭牵进话语里,双方沟通的基础终于打下。

  谈判进入第二阶段,男子又站起来说:“我还有几十万的外债,我这一跳等于就全没事了。”男子再次把头蒙上,脚步开始挪向墙外侧。

  “你一跳账没了,你的家人怎么办?”张欣之接着说,“你跳了,债主会不会逼你父母还钱。”这一句话说到了男子的痛处。

  “我给债主的地址是假的,他们找不到。”

  “债主找不到,但我们警察能找到你的身份,我就通知你家属来处理你的后事,债主听了就能找到你父母。”

  “你就不能不通知我家人。”

  “只要你下来,我百分百保证不通知你家属。”

  几番转换策略,19时25分,这句激将的话终于一锤定音,男子考虑再三后,扶着墙边落地。后经审讯,嫌疑人王某骏(男,27岁)如实交代了其入室抢劫的犯罪事实。

  谈判对话摘录

  “只要你下来,我百分百保证不通知你家属”

  谈判进入第二阶段。

  男子又站起来说:“我还有几十万的外债,我这一跳等于就全没事了。”

  “你一跳你的账没了,你的家人怎么办”,张欣之接着说,“你跳了,债主会不会逼你父母还钱。”

  “我给债主的地址是假的,他们找不到。”

  “债主找不到,但我们警察能找到你的身份,我就通知你家属来处理你的后事,债主听了就能找到你父母。”

  “你就不能不通知我家人。”

  “只要你下来,我百分百保证不通知你家属。”

  

  

  昨天,张欣之在跟广州日报记者讲述谈判的经过时,仍心有余悸。两次蒙头、沉默不语,张欣之根据多年的谈判经验,深知男子并不是在“作秀”。

  2007年3月,深圳市公安局曾组织过谈判训练课,由有着“反劫制暴战术谈判中国第一人”称号的高峰亲自来上课。张欣之当时任特警支队副支队长,学习课程后,他在支队组建了一个谈判小组,谈判组成立一个星期,就在福田一个楼顶“谈”下来一个轻生者。

  张欣之表示,谈判之前首先要确定一些情况,要评估当事人的情况,是作秀还是真的要玩命。像王某骏这样的情况,张欣之推断他不是在开玩笑,高空入室抢劫作案本身就有高风险,王某骏作案前还准备道具和面罩,显然知道自己作案的后果,再加上身负巨额外债,困兽状的王某骏应该动过轻生的想法。

  “理论上讲谈判前要了解案情,了解当事人的背景、家庭情况等等,但实际根本来不及。”张欣之说,最重要的还是要随机应变,亲情牌不管用,就要及时转换策略。“真到那一刻不管他是谁,只要是一条生命,就应该尽最大努力去挽留。”张欣之说,这也是书上说的“生命至上原则”。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抢劫疑犯两度蒙头欲跳楼

男子(圈中)蹲坐在天台围墙上,身后距离地面六七十米。通讯员邱素婷、唐婷摄

  大洋网讯 “我家人都不理我”“在外面欠了那么多外债,死了一了百了”,前日,在南山区某小区25楼的天台,一名男子入室抢劫并用刀划伤事主后,在警方的围追堵截之下爬上楼顶意欲轻生。

  两个小时中,谈判数次陷入僵局,嫌犯更是两次蒙头准备跳楼。在现场,南山公安分局第一副局长张欣之凭借多年的谈判经验,转换谈判策略扭转局势,用近一个小时终将嫌犯劝下。昨天,张欣之向记者讲述了当时的惊险场面。

  

  前天下午近6时,正在南山分局办公室值班的张欣之接到警情上报称,南山某小区一居民楼25楼的楼顶,一名男子想要跳楼,当时该男子情绪十分激动,并且抗拒与民警的对话,谈判陷入僵局。

  张欣之有十年的实战谈判经验,18时30分,到达现场的他立刻意识到这个男子的情况不对劲。张欣之先观察了现场周围的状况,男子站在三米高的天台围墙上,身后距离地面六七十米,如果体力不支或一个慌神,跌下去就是粉身碎骨。这也使得强攻拉下男子的想法落空。

  现场气氛十分凝重,男子坐在墙上不说话,民警扔了几根烟给他,他就默默抽着烟,依然抗拒与民警的对话。

  张欣之马上向在场民警了解男子的情况。原来,当日下午4时许,这名男子从窗户进入24楼一居民家里盗窃,没想到被事主发现,该男子掏出刀将女事主划伤后逃跑。在现场拉网式搜寻和调取小区各进出口监控进行视频排查后,民警发现嫌疑人躲在小区25楼住户的阳台内。当发现自己插翅难逃,男子顺着煤气管道攀爬至25楼外墙,扬言要“跳楼”。

  

  “别过来,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!”男子在墙上大声嘶吼,这时是17时10分。

  接下来的一小时里,南山派出所重案队队长李刚等人开始劝说男子,“你进人家家里,也没抢到什么钱,关几天就出来了,下来吧”。几番对话之后,男子的情绪开始稳定,不过话也少了,现场进入僵持状态。

  18时30分,张欣之到达现场,了解大概情况后,他先试图和男子聊天,但男子还是沉默,15分钟过去了,张欣之开始转换策略,向男子打亲情牌。“我给你家人打个电话你再跳,你看行不行?”这时男子突然站了起来。

  他拿起作案时准备的面罩,开始蒙头。当警察20多年,经历过三四次自杀谈判的张欣之感到男子是铁了心要跳楼。看到男子真的动了轻生的念头,在场的民警赶紧说:“再等一下,你以后的人生还有的是机会。”接着,民警丢根烟过去,男子遂冷静了下来再次坐下。

  

  这根烟给谈判带来了转机。在问到家人的时候,男子说:“我家里人都不理我。”趁着他抽烟的一两分钟,张欣之再次转变策略,开始鼓励他,“有哪个父母不心疼孩子的”。他把男子的家庭牵进话语里,双方沟通的基础终于打下。

  谈判进入第二阶段,男子又站起来说:“我还有几十万的外债,我这一跳等于就全没事了。”男子再次把头蒙上,脚步开始挪向墙外侧。

  “你一跳账没了,你的家人怎么办?”张欣之接着说,“你跳了,债主会不会逼你父母还钱。”这一句话说到了男子的痛处。

  “我给债主的地址是假的,他们找不到。”

  “债主找不到,但我们警察能找到你的身份,我就通知你家属来处理你的后事,债主听了就能找到你父母。”

  “你就不能不通知我家人。”

  “只要你下来,我百分百保证不通知你家属。”

  几番转换策略,19时25分,这句激将的话终于一锤定音,男子考虑再三后,扶着墙边落地。后经审讯,嫌疑人王某骏(男,27岁)如实交代了其入室抢劫的犯罪事实。

  谈判对话摘录

  “只要你下来,我百分百保证不通知你家属”

  谈判进入第二阶段。

  男子又站起来说:“我还有几十万的外债,我这一跳等于就全没事了。”

  “你一跳你的账没了,你的家人怎么办”,张欣之接着说,“你跳了,债主会不会逼你父母还钱。”

  “我给债主的地址是假的,他们找不到。”

  “债主找不到,但我们警察能找到你的身份,我就通知你家属来处理你的后事,债主听了就能找到你父母。”

  “你就不能不通知我家人。”

  “只要你下来,我百分百保证不通知你家属。”

  

  

  昨天,张欣之在跟广州日报记者讲述谈判的经过时,仍心有余悸。两次蒙头、沉默不语,张欣之根据多年的谈判经验,深知男子并不是在“作秀”。

  2007年3月,深圳市公安局曾组织过谈判训练课,由有着“反劫制暴战术谈判中国第一人”称号的高峰亲自来上课。张欣之当时任特警支队副支队长,学习课程后,他在支队组建了一个谈判小组,谈判组成立一个星期,就在福田一个楼顶“谈”下来一个轻生者。

  张欣之表示,谈判之前首先要确定一些情况,要评估当事人的情况,是作秀还是真的要玩命。像王某骏这样的情况,张欣之推断他不是在开玩笑,高空入室抢劫作案本身就有高风险,王某骏作案前还准备道具和面罩,显然知道自己作案的后果,再加上身负巨额外债,困兽状的王某骏应该动过轻生的想法。

  “理论上讲谈判前要了解案情,了解当事人的背景、家庭情况等等,但实际根本来不及。”张欣之说,最重要的还是要随机应变,亲情牌不管用,就要及时转换策略。“真到那一刻不管他是谁,只要是一条生命,就应该尽最大努力去挽留。”张欣之说,这也是书上说的“生命至上原则”。

责任编辑:张玉

江西怎样引起癫痫症发作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